668003.com0gl9b

668003.com ......刘豫最初收到《七天七夜》的邀请时,理性分析了其中利弊,觉得不参加也无妨,可陆绍廷听到最后,只来了句轻飘飘的“景舒窈也会去”,刘豫便干脆利索地闭上嘴。

“是我走运才对。”陆绍廷唇角微弯,语气温和真诚:“能遇到窈窈,认识伯父伯母,是我的幸运。”

终于做完最后一个动作,景舒窈舒气正准备起身,手机却突然一阵狂震,吓得蛋花当场奓毛,蹬腿跳上沙发。

景舒窈甩甩脑袋,自己都嫌自己太醋,她走出房间,从服务员口中打听到卫生间的位置后,她寻着路走过去。

半晌,陆绍廷突然轻笑一声,深邃眸中逐渐凝聚暗涌,他嗓音低缓:“那又如何?”

听到这里,似乎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,景舒窈为以防万一,问:“我没有对你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吧?”

“说不上来。”景舒窈抬起脸,对他展颜笑道:“反正就是觉得,你应该不会就这么轻易丢下我的。”

终于,陆绍廷艰难咽下那口鸡蛋,微微阖眼,表情上倒是没什么波动。

估计外面这个时候已经开始直播了,她再去找文微冉肯定已经太晚,无奈之下,她只得换上自己带来的运动鞋,推门而出。

景舒窈接收到侍者临走前意味深长的目光,搞得一头雾水,也不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意思。

景舒窈在拿到剧本后,看得那是一个津津有味乐在其中,结果看到最后结局,心口痛得简直无以复加,有种甜宠到最后空降be的感觉。

来人似乎没想到她会突然冒出来,停顿一瞬后,伸手虚虚扶了下她的肩膀,使彼此的距离恰到好处,不会显得过分暧昧。

“我可以解释的!”景舒窈张口就要解释,却不曾想陆绍廷突然俯首,彼此距离倏地拉近,近到她甚至能清楚临摹他眼中的自己。

【陆绍廷点赞了这条微博】

思忖半晌,景舒窈还是战战兢兢的点开评论区,粗略扫了一眼,果然四方混战不得安宁,网友们吵得正火热。

外面不知何时飘起了雪花,凛冽东风中,景舒窈搓搓手,呵出口白雾。

瞧瞧,瞧瞧,夏姐说的那是什么话,什么叫她藏男人,什么叫摔死倒也没什么?

展开